欢迎访问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网站!
ENGLISH | 中文版
  首页 > 媒体报道 > 正文

启迪控股董事长王济武:科技园区成“一带一路”科技合作重要载体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时间:2017-10-27 13:25:49

  “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实际上是在初步工业化以后,没有足够的能力进行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这是东南亚国家目前普遍面临的问题。” 启迪控股集团董事长王济武10月26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称。

  当日,“中国-东盟科技产业合作论坛暨中国-东盟科技产业合作委员会成立会议”在北京清华科技园举行。“中国-东盟科技产业合作委员会”将成为中国与东盟科技产业的高端对话平台和合作机制,委员会第一届中方主席由王济武担任。

  “我们希望通过促进中国和东盟科技产业的合作,来帮助这些国家避免掉入‘科技创新陷阱’。”王济武说。

  科技产业合作潜力大

  中国与东盟双边贸易合作不断发展,2016年,双方贸易额达到4522亿美元。

  中国连续8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连续6年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

  “要实现到2020年双边的贸易额达到1万亿美元的目标,就要开放市场,打造升级版的中国-东盟自贸区,并且加强创新合作、科技产业合作。”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许宁宁在当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许宁宁指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与东盟国家推动了一系列“互联互通”项目,这些国家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过程也酝酿了巨大商机;另一方面,一些国家的科技水平还欠发达,对发展科技产业有迫切需求。

  资料显示,“中国-东盟科技产业合作委员会”是中国与东盟国家工商界、科研机构和企业间的非官方、非营利性商务合作组织,组成人员主要有中国和东盟十国有关科技产业机构和企业的代表。

  “相信通过合作委员会,我们能够更积极地对接政策规划(包括新加坡打造‘智慧国’、文莱发展‘数字经济’等),寻找有利于经济发展、科技产业合作的增长点。”许宁宁认为,中国与东盟国家在航天器、互联网技术、金融科技、自然资源的深度加工、云计算、大数据等方面合作潜力较大。

  “我认为一带一路的合作首在东盟、重在科技。东盟国家普遍和中国的文化习俗、商务习惯接近,在人才招聘、交通等方面也非常便利。希望将来通过合作委员会,将我们和东盟国家的科技产业合作在已有基础上进一步扩大。”王济武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称。

  在他看来,在科技领域,东盟国家对于中国企业意味着巨大的市场空间。启迪的净水技术、清洁能源技术在泰国广泛应用,一些孤岛对太阳能利用、海水淡化技术有较大需求。“相对来说我们的价格很有优势。”

  另一方面,东盟国家中也有一些专利技术具有开发价值。“比如泰国的兰实大学在健康、养老领域非常出色,研发了治疗感冒的植物药。东盟国家缺乏推动技术应用的能力,我们希望能够推动合作,让中国的科技服务企业来帮助它们实现科技成果的转化。”王济武说。除文莱之外,启迪的业务对东盟国家实现了覆盖,其中泰国、马来西亚业务规模较大。

  科技园区成重要合作载体

  科技部国际合作司资料显示,目前已有包括埃及、伊朗、蒙古、泰国、老挝等在内的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向中国明确提出开展科技园区合作的需求,中国已与部分国家签署了科技园区合作协议。

  “在很多国家,人们对老一代‘中国城’的印象往往是中餐馆。今天中国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科技大国,我希望未来的‘中国城’是‘科技城’,而非‘餐馆城’或小商品市场,所以我们一直致力于在世界各地建立启迪科技园,希望能向世界更多地展现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实力。”

  据了解,启迪控股作为中国最大的科技服务集团,已在4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布局,建立了科技创新基地,瑞士、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也纷纷与启迪签约,请其投资、承建科技园区或输出园区管理模式。“我们将把‘一带一路’作为未来投资布局的主要阵地。”

  启迪提出了“科技园区+科技产业+科技金融”三螺旋的概念,王济武认为,境外科技园区是“一带一路”科技产业合作的重要载体,能够把产业、金融、政府、企业、学校等各方资源充分调动并有机地结合起来,产生协同、孵化、创新集成效应。

  “未来的科技创新,全球联动和技术集成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科技园区是一个节点,既是信息节点,也是人与人交流合作的节点。启迪推动建立全球创新网络,就是希望把全球的创新资源都联接起来,把中国优秀的科技企业带出国门。”他说。

  云南、广西和香港是启迪走向“一带一路”国家的三个前沿阵地,其中香港承担了融资的职能。“一般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境外融资困难,对我们来说不存在,境外投资一般由香港发起。”王济武称。

  2015年11月,启迪控股通过全资海外子公司TUSPARK FORWARD LTD.成功发行4亿美元无评级美元债券,也是清华控股成员企业的第一笔海外债券融资。“当时债券打破了低利率纪录,认购的有包括法国在内的多家国外银行,它们对我们的模式很认可——以中国科技园区‘走出去’来推动科技合作。” 他说。

  据王济武介绍,启迪加快发展金融板块,已兼并了两三百个基金。“我们每个孵化器配一个基金,所以光基金就建了几百个,确保有足够的资金来进行成果转化。这也带动了很多金融机构参与科技创新,因为金融机构与科技企业合作本身就是比较困难的。我们目前重点投资环保、新能源、数字经济、精准医疗、智慧交通、第三代半导体、人工智能。”

  谈及境外科技园区的投资回报,王济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境外投资回报率不及国内,但“走出去”不能只追求短期回报,还要看长远价值。

  “我们对英国剑桥科技园的总投资是4亿英镑,投资回报率初步测算在6%左右,在英国还算可以的,但与国内10%以上的年回报率相比还是低一些。但我们看中的不是短期回报、固定回报,而是长期的基地价值和战略支撑点的意义。我们在伊朗投资的风力发电、在非洲投资的太阳能业务,回报率达到40%,但具有不确定性,所以投资还是要形成组合。”他说。



上一篇:中国—东盟科技产业合作委员会即将成立,南宁开“启”新纪元!
下一篇:中国—东盟科技产业合作委员会成立 首批成员单位60家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14002328号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