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网站!
ENGLISH | 中文版
  首页 > 商务书刊 > 走向2010 > 正文

对话:中国-东盟服务贸易

发布时间:2010-10-14 14:38:00

  2007年1月18日   新华社广西频道
  新华社记者 刘伟 蒋桂斌
  对话人物:
  许宁宁    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中方常务副秘书长
  杜  新    新华社高级记者
  对话时间:2007年1月17日
  对话地点:新华社广西分社
  许宁宁:1981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经济学系,中国-东盟问题专家。著有《来自东南亚的商机报告》、《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商机:对话东盟》等多部专著,对推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起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对话背景:
  2007年1月14日,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和东盟10个成员国负责经济事务的部长在菲律宾宿务签署了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服务贸易协议》。在各国完成各自法律审批程序后,这个《协议》将于2007年7月1日起正式生效。
  中国-东盟自贸区《服务贸易协议》是规范中国与东盟服务贸易市场开放和处理与服务贸易相关问题的法律文件,规定双方在中国-东盟自贸区框架内开展服务贸易的权利和义务,同时包括中国与东盟10国开放服务贸易的第一批具体承诺减让表。
  根据协议规定,中国将在对世贸组织承诺的基础上,在建筑、环保、运输、体育和商务等5个服务部门的26个分部门向东盟国家做出新的市场开放承诺。另一方面,东盟也将分别在金融、电信、教育、旅游、建筑、医疗等行业向中国做出市场开放承诺,包括进一步开放上述服务领域,并允许对方设立独资或合资企业,放宽设立公司的股比限制等。
  观点:中国-东盟自贸区《服务贸易协议》签定,使中国-东盟形成更加紧密的关系,通过开放市场,加快了这个未来世界最大自贸区又一个新领域的开放步伐,它将直接惠及中国-东盟的千家万户,将在中国-东盟区域经济合作中产生更多的"贸易创造"。
  杜新:
  到目前为止,中国已启动了十一个自贸区谈判,涉及二十八个国家和地区。在中国与有关国家开展的自贸区谈判中,服务贸易均为主要内容。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服务贸易协定》的签订,成为中国在自贸区框架下与其他国家签署的第一个服务贸易协议,具有重要示范意义。温家宝总理表示,这项协议是中国与东盟"经济及贸易合作的重大成果。有舆论认为,这可望为我国开展的其它区域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树立标杆;有利于中国、东盟双方在世贸组织框架下争取更合理的服务贸易规则。还有舆论认为这个《服务贸易协议》的签署,意味着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建设跨过了一个重大障碍,为2010年如期全面建成中国-东盟自贸区奠定了坚实基础。请从您的角度解读一下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服务贸易协议》的商机意义?
  许宁宁:
  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是中国与国外共同组建的第一个贸易区。随着世界经济呈现的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趋势,自由贸易区发展很快,尤其是2006年7月多哈回合的谈判失败后,各种自由贸易区非常受观注,各国希望通过贸易区的形式来推动地区间或者几个国家间的相互贸易的自由化。所以这些年来,尤其是去年,自由贸易区发展呈现一个热潮。
  自贸区简称FTA。截至2006年10月,向WTO通报并仍然生效的各种区域贸易安排已达214个,其中80%是近10年出现的,2006年1至10月就新增了30个。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当中,东亚地区起步较晚,最早是从1992年起在东盟地区建立的自由贸易区,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设是走得最早,但是由于经济总量有限,影响力不大 。
  在东亚地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激活了东亚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从2001年中国与东盟在文莱达成组建自由贸易区共识开始,2002年签署框架协议,2004年签署货物贸易协议,2005年7月20日开始执行,中国与东盟双方互相开放市场。紧随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的过程,日本、韩国分别与东盟加快建自贸区,其中,2006年8月韩国与东盟(除泰国外)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这些国家除了与东盟整体商建自贸区之外,还有国与国之间(1+1)的自贸区建设,日本与新加坡已签署了有关自贸区协议并于2002年执行,2006年,日本与马来西亚的自由贸易协定已开始生效,日本与菲律宾、文莱也先后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2006年3月韩国与新加坡自贸区协议生效。东盟内部也在加快经济一体化进程。可以说,整个东亚地区在全球范围内的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中过去滞后,但是这些年来很活跃。
  与此同时,与东盟相邻的印度,看好东盟的澳大利亚、新西兰,东盟最大贸易伙伴的美国,也分别与东盟商建自贸区。如:美国与新加坡已签署了有关自贸协议并执行,美国分别与马来西亚、泰国正在商谈自贸协议;2005年11月泰国与秘鲁、2006年4月泰国与新西兰先后签署了自贸协议。
  在这么一个大的环境下,中国-东盟自贸区正在逐步形成。中国-东盟自贸区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贸易区,所以中国与东盟形成自贸区有很大的影响,被评价为未来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总的来说,过去六年中国-东盟自贸区进程加快充分表明,中国与东盟相互选择建自贸区,是中国与东盟之间强烈的合作愿望的体现,通过经济合作促进共同发展的体现,所以进展比较顺利。
  从整个中国-东盟自贸区相互开放市场的进程来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货物贸易协议的执行、货物贸易市场的开放。在2005年7月20日双方进入了全面实质性运作阶段,7000多种产品逐年下降关税。在当年就有3400产品开始下降关税。按照时间表,去年中国与东盟的平均关税是8.1%,今年是6.6%,2009年是2.4%,可以说中国-东盟相互开放货物贸易市场,呈逐步加速的过程。
  第二阶段是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服务贸易经过两年的谈判,这次顺利的签署了。总的来说,服务贸易开放面涉及到千家万户,包括原来的一些垄断行业。这次签署《服务贸易协议》是重大的成果,它的意义在于中国与东盟之间将形成更紧密的关系,通过开放市场,这个拥有18亿人口的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区又加快开放了另一个领域--服务贸易。
  服务贸易领域的开放,使人们更多的感受到实施自由贸易区带来的好处。如旅游,东盟是我国最大的海外旅游市场,中国也是东盟是重要的旅游市场,互为重要的旅游市场,这将对广大的老百姓提供高质量的旅游服务带来很大的好处。如教育,中国与东盟教育的开放可以互办学校,加强教育方面的合作。
  服务贸易协议的签署和执行,不仅仅是惠及中国与东盟的服务市场,同时惠及到东盟各种货物之间的自由贸易,惠及相互之间的投资合作。因为服务贸易协议包括商务服务,如专业咨询机构相互开放市场,都为中国与东盟之间的贸易、投资提供更有效的服务。所以服务贸易协议的签署不仅仅给服务领域带来很多商机,也使得中国-东盟贸易带来很多商机。
  中国与东盟建设自贸区更多的将是贸易创造。自贸区理论里有两个名词,一个是贸易转移、一个贸易创造。贸易转移就是中国与东盟之间相互取消关税,原来销往第三国的产品不销了,因为中国与东盟之间取消了关税,所以我把销往第三国的产品转而销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内的某个国家;还有一个就是贸易创造。中国与东盟之间在区域内取消了贸易关税,降低了贸易成本,会形成一些新的产业链。中国与东盟的出口最大市场主要是美国,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设中,贸易转移方面不会太多,因为原来泰国、越南生产的服装主要是销往美国的,不可能因中国-东盟相互开放市场而转移销往中国,中国生产的一些产品销往美国的也不可能不销往美国了。所以,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中贸易创造相当重要,中国-东盟服务贸易领域的开放,也有利于贸易创造更多的体现。
  这次签署的《服务贸易协议》有三十三个条款、一个附件。东盟十个国家的服务贸易水平不一,在附件里十个国家有十个国家的开放时间表,有不同的开放内容。按照《协议》规定,从2007年7月1日起生效,在生效之后的一年内再进行第二批的服务贸易谈判,目前这是第一批。中国和东盟高度重视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现在我们也在积极地做这方面的宣传工作,因为我们企业面对这么一个快速开放、发展的时代,要想抓住商机就要及时关注这个变化,关注开放带来的商机,这样才能及时抓住商机。对于自贸区区域外国家的企业,包括日本、美国、欧洲等,也可以关注一下中国与东盟十个国家统一开放大市场的机会,可以积极到这里来寻求发展,包括服务贸易领域。广西和中国的其他地区企业也可以到国外发达国家吸引他们的投资,到这里从事服务贸易。因为这是一个18亿人口的服务贸易市场,机会很多,我们应积极向自贸区区域外的企业推荐商机。
  观点:中国和东盟中小企业都要尽快弄懂什么是自贸区,什么是服务贸易,研究服务贸易等领域的的"游戏规则",只有跟上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开放、变化的步伐,才能抓住商机;行业商会应充分发挥为中小企业服务的优势和作用,帮助中小企业了解规则,消除区域间服务贸易的渠道障碍。
  杜新:
  到2005年6月底,向WTO通报的区域贸易安排已经达到了328个;目前在国际贸易中,至少有50%是在各种区域贸易安排下进行的。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服务业产出在全球GDP中所占比重就已突破60%。服务业在全球GDP中比重的提升伴随着国际分工向服务业领域的扩展,随着深刻的技术创新、放宽市场准入限制、打破垄断,越来越多的服务项目从不可贸易商品转化为可贸易商品。
  时至今日,服务贸易早已是世界贸易中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世贸组织《2006世界贸易报告》提供的数据,2005年全球商业服务出口额已达24150亿美元,同比增长11%,2000-2005年间全球商业服务出口额年均增长10%。在提高贸易效益、改善出口国在国际贸易利益分配格局中的地位方面,服务贸易的功能更日益突出。也正因为如此,无论是在多边,还是在区域、双边框架下,服务贸易正日益成为贸易谈判的关键议题。如果说农业议题主要是着眼于稳定,面向过去,那么服务贸易议题就是着眼于发展,面向未来。
  可以预见,随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服务贸易协议》的签署,服务贸易有望成为今后双边经贸发展的新引擎,首先构成2007年中国-东盟合作的亮点。在您看来,中国的中小企业首先应该从哪些领域关注什么样的商机?
  此外,随着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中国企业将加快进入这一市场,这个领域的合作势必提速。但是,中国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比重偏低;服务贸易对外开放程度较低,与货物贸易相比发展相对滞后:2005年上半年,我国服务贸易占整个对贸易的比重为10.2%,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远低于货物贸易所占比重。中国企业应该特别关注哪些问题?可能会在哪些层面遇到什么样的障碍?
  许宁宁:
  中国和东盟企业绝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如何应对变化,规避风险,抓住机遇,是中小企业所普遍关注的。确切说,东盟中小企业比中国的中小企业还要关心这些。因为随着双方互为开放市场,东盟中小企业担忧中国性价比较高优势的产品大量进入东盟市场,担忧相互开放市场冲击他们的中小企业。
  中国-东盟相互开放市场后,中国和东盟的中小企业都面临着经营人才的短缺等问题,中小企业要解决这一系列问题,我提几点建议供参考:
  一是中国-东盟中小企业要意识到建立自贸区以及区域经济一体化是当前全球经济开放的大趋势,有关服务贸易等协议政府签署后,双方中小企业要跟得上变化,才能抓住机遇。
  区域经济一体化是我们寻求增进合作、开放发展的需要,会带来很多机遇和挑战。但是,我们很多中小企业只知道WTO,却不知道FTA(自贸区),说明很多人不知道区域经济一体化,这样就谈不上抓住机遇。
  二是中小企业要寻求市场开放的机遇、获得新发展,必须研究自贸区规则。
  中国跟东盟在2005年货物贸易3400种产品下调关税,这对企业来说本来是很好商机,但很多中国企业没有重视货物贸易下调关税的问题,出口商品时没有填写原产地证书,白白交了关税,而由于东盟一些国家参与自贸区建设较早,一些企业有自贸区意识,所以充分利用了关税下调政策。我们很多企业有WTO的风险和机遇意识,但没有FTA风险和机遇意识。所以,建议要看《服务贸易协议》及其附件。我国与东盟签署《货物贸易协议》后相当一段时间,只有有英文本,很多企业想看中文本但没有。这次在签署中国-东盟自贸区《服务贸易协议》后,中国商务部第一时间就发布了中文文本。中小企业得了解双方互相开放服务贸易市场的时间表,了解规则。
  三是中小企业有很多优势,如灵活性强、决策快等长处,但同时也有信息不灵,综合实力不强等短处。建议:一方面,有关的行业商会应积极为中小企业服务,在服务领域中国与东盟的行业商会要建立合作关系,当中小企业的利益代表,为他们提供资讯等方面的服务。因为中国与东盟政府签署的有关自贸区协议中有保障机制和措施,如果中小企业遇到冲击,行业商会可以请政府来帮助。另一方面,中小企业要扬长避短,也要积极向行业商会寻求咨询等帮助。
  四是宣传部门、新闻媒体要多分析中小企业在自贸区合作中的成功案例和经验,新闻媒体记者也要具有基本的自贸区知识,要进入角色,了解现状,懂得有关自贸区规则,分析要有深度和影响力。
  观点: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在政府帮助国外中小企业抓住商机方面有很多成功经验值得中国借鉴;他们的中小企业是中国中小企业沟通欧美,以及进入拥有15亿人口的伊斯兰教市场的重要桥梁和窗口。
  杜新:
  韩国的一个官员曾经说到这么一个经济现象:二战后美国在亚洲作了两实验,一个在韩国,一个在台湾,韩国是大型企业为主的实验,台湾是中小企业为主的实验。东南亚金融危机当中,大企业比较容易跨下来,中小企业却不容易跨--它们的根扎得比较深。
  我延伸一下,中小企业受到重视是不是亚洲现象?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对中小企业非常重视,政府机构里专设了中小企业局,中小企业走向服务贸易这块有很多经验,这种经验包括政府做了很好的服务。政府如何帮助中小企业认识服务贸易的商机,帮助他们扶持他们把商机变成红利?此外,这里还有另外一层含义,中国的企业和地方政府尤其需要把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服务贸易等经验作为我们走向欧美市场的好老师,在这方面提高水平,让他们导引我们更好地走进区域经济、国际市场。
  许宁宁:
  在东盟各国中,新加坡人均GDP最高,服务贸易水平最高,新加坡政府高效廉洁,在企业国际化或者走出去方面,新加坡政府大力支持。我在1992年到新加坡访问,我跟他们政府官员接触,新加坡一个部长告诉我,新加坡是岛国,生活条件比较优越,所以政府在政策上大力鼓励企业走出去到国外创业投资。因为作为企业家,他的特点是创新,要冒风险,否则就没有生命力。为了让企业家保持创新的特征,新加坡政府鼓励中小企业到国外,尤其到中国投资,政府予以法律保障和金融支持。
  新加坡驻外大使馆不分大中小企业,对在国外投资的企业均给予帮助。国外很多国家都有新加坡商会,都是政府支持成立的,企业在国外遇到什么问题,就会及时与新加坡大使馆联系,寻求支持。
  另外是金融支持,给予"走出去"企业提供相应的利率很低的贷款。新加坡企业在沟通中国与西方国家合作方面起积极作用。新加坡政府表示新加坡可以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窗口,新加坡企业家有很多优势,他们懂华语,跟我们沟通起来很方便,也懂中国文化,所以中国企业与新加坡中小企业合作是比较活跃和密切的,新加坡也是中国吸引外资的第八大投资国。
  马来西亚政府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很好,中马之间的企业合作越来越密切。中国与马来西亚中小企业合作时,可以利用马来西亚企业对伊斯兰教市场比较熟悉的优势。世界伊斯兰教市场有15亿人口,马来西亚与伊斯兰教市场密切联系,有伊斯兰教产品的认证资格,中国产品要进入伊斯兰教市场,与马来西亚企业合作是很好的途径。马来西亚多次给我们提出要加强合作,成为中国产品进入伊斯兰教市场的桥梁。
  观点:今后一段时间,次区域经济合作是中国-东盟经济合作的重点;中国-东盟签订服务贸易协定,是推动泛北部湾次区域合作的天赐良机。有关方面在推动泛北部湾经济合作过程中,必须充分考虑东盟各国的需要;泛北部湾服务贸易领域的合作可以先从港口建设、航运等交通物流、旅游合作等方面切入。
  杜新:
  我手头有这样一些数字:亚洲也已经继货物贸易之后在服务贸易领域取得了可观的进步,服务贸易增长速度领先全球。按世贸组织统计,2005年亚洲商业服务出口额达5430亿美元,同比增长19%,比同年世界商业服务出口额增幅高70%以上;2000-2005年间亚洲商业服务出口额年均增长12%,比同期世界商业服务出口额年均增幅高20%。在亚洲,中国与印度又是商业服务出口额增长最快的国家。
  尽管如此,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东盟,服务贸易,特别是高增值和高技术的现代服务贸易仍然是对外贸易的软肋。2005年,中国服务贸易总规模增速比货物贸易低5个百分点,服务贸易规模与货物贸易规模之比为1∶9,服务贸易出口不及货物贸易出口的1/10,远远低于世界平均1/4的水平。1992-2005年,中国服务贸易收支一直是逆差,2005年逆差规模接近1992年的51倍。2006年上半年,中国服务贸易收支逆差56.59亿美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后发展地区的泛北部湾地区,这一区域合作与发展的后发优势选择方向在哪里?您如何思考?
  许宁宁:
  中国-东盟自贸区特点是都由发展中国家组成,发展中国家的对外贸易特点是服务贸易水平不高。发展中国家组成的自贸区如何加强服务贸易合作,或者说在次区域合作当中,如何加强合作,这个话题值得探讨。
  我个人认为,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合作有三个层面:
  一是双边合作,如中越合作、中新合作等。近15年来,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双边经贸合作发展迅速。
  二是次区域合作。如澜沧江-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次区域合作是中国-东盟经贸合作的新增长点。
  三是中国与东盟的合作。有国家领导人会议机制,部长级会议机制等多个机制。中国与东盟各国的这一层次合作越来越完善,但也面临着来自自贸区以外的竞争和挑战。
  不断推进中国与东盟各国双边关系、推进中国与东盟合作关系的发展到新的阶段,是一项长期的战略任务;而要使得中国与东盟各国双边关系、中国与东盟整体关系更巩固,次区域合作层面的重要性则凸显。次区域合作相对比较好操作,对自贸区以外不容易造成敏感竞争,也能惠及次区域有关国家,它是今后一段时期中国-东盟次区域合作的重点之一。中国-东盟之间的澜沧江-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成效较好。去年,在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15周年纪念峰会上,温家宝总理提出积极探索泛北部湾经济合作。在最近闭幕的宿务会议上,温家宝的五点建议上又提到这点。那么,泛北部湾次区域经济合作应该怎么搞,我认为:
  一是泛北部湾次区域合作应该充分研究区域合作有关国家之间的相互关系和合作的潜力。
  中国和东盟都希望和平稳定,中国提出创建和谐东亚和和谐国际关系得到东盟高度评价。中菲越三国已共同进行南中国海地质勘探合作,这是三国共同开发南中国海资源的前奏。宿务会议后,温家宝总理应邀对菲律宾进行访问,中国与菲律宾签署了联合声明,两国都表现共同开发南中国海。一些别有用心的外部势力散步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而宿务会议则表现中国-东盟都在积极建立一个和谐的大家庭,这是我们进行泛北部湾经济合作的很好的背景和形势。
  二是泛北部湾次区域合作应充分考虑泛北部湾各国的需要,才能推进比较快。我们在制定泛北部湾合作规划方面,应让次区域有关国家都参与,不能关起门来自己制定。我们要想与东盟国家搭建一座合作桥梁,必须要对对岸有所了解,要知道对岸是否需要架桥,需要什么样的桥。所以泛北部湾的合作要进行充分的科学的可行性研究。在这方面,我们刚刚起步,广西不久前组建了政府推动机构,在泛北部湾合作方面先行一步,下一步怎么走,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跟泛北部湾范围内的各国一道进行可行性研究,然后才有其他合作。这个研究不是开一次两次会议就可以的,需要系列、深入的研究与实践。
  三是中国-东盟博览会在广西举办了三届,广西在东南亚知名度起来了,这是广西与东盟国家发展经济合作的很好基础。《服务贸易协议》的签署,以及推动次区域合作,对广西与东盟国家发展经济合作是天赐良机。
  中国-东盟2006年贸易总额是1608亿美元,较上年增长23.4%,增长势头不减,这对今后举办中国-东盟博览会是有利的。《服务贸易协定》签署后,我们应积极推动服务贸易合作,让大量的服务贸易产品走进中国-东盟博览会。建议广西作为博览会承办单位,积极吸纳服务贸易产品,吸纳泛北部湾次区域中更多的企业参展,比如港口、航运等交通物流建设,旅游合作等。当前中国-东盟服务贸易水平不高,也意味着泛北部湾次区域的有关经济合作的潜力很大。随着市场的开放、大家合作意识的增强,将带来更多商机。
  杜新:
  中国与东盟的旅游市场是比较成熟的,在市场对接方面,中国与新、马、泰旅游市场是首先充分对接的,包括从景区、旅游线路、旅行社合作到规则等服务的全方位对接。但是服务贸易带来了新商机。还比如中国2/3石油从中东经马六甲海峡运来,也有运输合作的商机。我们从这次签订的服务贸易协议看到,东盟方面对中国承诺开放的就有旅游和运输的两个服务贸易市场。具体到泛北部湾,这一区间的广西从海上旅游线路看,与东盟国家开辟的旅游合作线路只有越南,如果往下延伸到泛北部湾的中南半岛各国,这个市场的空间很大。
  许宁宁:
  中国-东盟积极发展经贸合作,局面已经打开了,越来越活跃,尤其是跟东南亚国家接壤、邻近的省市,如广西、广东、海南、云南、福建等地更积极。在推动泛北部湾次区域合作方面,要让这种活跃局面持续发展下去,则更需要中国有关省市本着优势互补、携手合作的思路,打造新的产业链,并由临海、临边地区向江西、浙江等地延伸产业链。如果大家各自为政,优势就不明显,合作起来就事倍功半。
  一是中央政府协调支持,推动有关省市积极参与泛北部湾合作。
  二是在对外或者次区域合作当中,有关省市有时候要甘当"配角",就像长跑开始不领跑是为了最终跑第一。
  观点:广西要趁热打铁,不断创新,进一步拓展已经形成的与东盟各国区域经济合作的优势;同时也要充分发挥行业商会和非政府组织的作用,运用全社会的力量推动泛北部湾合作、推动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进程。
  杜新:
  前段时间,全国人大、政协考察组分别来到广西,对北部湾广西段进行考察后,他们认为:泛北部湾合作应该实质性地上升到国家战略。我们还看到,中央领导对泛北部湾合作构想给予高度肯定,总理在去年南宁的中国-东盟首脑峰会,以及这次宿务峰会的重要场合上都力推这个构想。在当前这些有利时机下,广西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战略突破、广西努力的方向在哪里?我们通常说,一是提高自身经济实力,依靠内力推动;第二与各省、以及国内、国际间的合作,依靠外力推动;三是争取上升到国家战略,依靠国家战略产业布局、重大项目安排来推动。深入去看,在推动泛北部湾经济合作中,怎样选择最佳推力来源,您认为还需要什么要素?
  许宁宁:
  广西这几年的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在与东南亚合作和提高知名度方面,有目共瞩。2006年广西与东盟贸易额18亿美元,增长49.1%。东盟国家也看好广西,他们的投资者纷纷来到广西考察、投资,给予高度关注。这些,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分不开,也与中央政府的支持分不开。这些,为广西下一步更大的发展、更大的开放奠定了基础。这里仅谈几点建议:
  一是充分利用已形成的优势,积极创造新的优势。近来在全国各个省当中,广西与东盟互访是最多的,2006年东盟10国领导人会聚广西出席纪念峰会。广西应发挥已形成的很好优势,趁热打铁,不能松懈,不能认为成功举办了中国-东盟"三会"就是高峰了,必须不断创新,才能把广西推向新的开放高度。
  二是努力消除对外开放当中的人才掣肘。广西在推动泛北部湾区域合作中缺人才,缺经商文化,要尽快吸纳现成的人才,培育新的人才。跟东南亚打交道,必须有一批有外交素质,有丰富商务关系的人才。前段时间,广西团组出访东南亚,对宣传广西起到积极作用,但有的官员人缺乏外交素质,影响了广西形象。跟东南亚打交道,不能只是交换名片,我们要巩固发展关系,必须有专业的人才才行。广西目前应尽快到东南亚以及北京、上海、广东等发达地区吸纳这方面人才。
  三是政府要巩固和发展在广西举办的各种与东盟的会议、论坛的成果,拓展与东盟更广阔的合作关系。去年,在广西举办的各种与东盟的会议、论坛全国最多,这些会议、论坛不能办完就算了,要有后续行动,要拓展合作关系,这样就与东盟合作有了更多支点。
  四有关行业商会要进入角色。行业商会、协会在区域合作中还没有充分发挥作用,这是广西的"短腿"。建议广西的行业商会、协会积极发挥他们的作用,通过商会、协会的渠道,为中国-东盟的企业"走出去"、"引进来"牵线搭桥、排忧解难,从而形成全社会力量推动合作的新局面。(新华社广西频道1月18日电)


上一篇:服务贸易市场开放 中国—东盟经贸合作新机遇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14002328号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