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网站!
ENGLISH | 中文版
  首页 > 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 > 正文

东盟为何受到越来越多国家青睐?

发布时间:2022-12-22 10:49:25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2022年,越南可能超过英国成为美国的七大贸易伙伴之一——彭博社12月19日的这则报道让越南的经济发展速度再次受到关注。其实不只是越南,近年来整个东盟的经济发展都令世界刮目相看。根据去年发布的《东盟发展展望》 报告,该组织有望在2030年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与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相得益彰的是,东盟越来越受到各方重视。12月14日,欧盟举行首届欧盟-东盟峰会。11月12日,美国和印度同一天将本国和东盟的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韩国将东盟视为“印太”的核心地区,而日本则表示希望东京与东盟的关系“登上新台阶”。有专家对 《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东盟国际地位明显上升,这背后不仅有经济原因,还有地缘政治因素。

  战略地位明显提升

  “欧洲有必要与东盟重新建立联系,东盟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在首届欧盟-东盟领导人峰会举行之际,法国总统府这样形容东盟的重要性。随着东南亚地区国家经济的崛起和战略地位的上升,欧盟对东盟的重视程度近年来显著提升。2020年,欧盟将与东盟的关系升级为战略伙伴关系。2021年,欧盟把其驻东盟使团升级为代表团。同样在2021年,欧盟发布《欧盟印太地区合作战略报告》,强调东盟的“中心地位”。

  美国加大对东盟的关注,比欧盟更早。2009年,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开创“美国-东盟峰会”机制,并在两年后正式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自此,东盟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地位迅速上升。2018年,特朗普政府提出所谓“印太战略”,将东盟视为美对华博弈的棋子。拜登上台后,继续加大对东盟国家的拉拢。2021年,包括副总统在内的多名美国政要接连访问东南亚国家。在今年2月出台的《美国印太战略》中,东盟出现19次,东南亚出现12次,它们的出现频率超过任何其他国家和地区。5月,拜登在华盛顿与东盟国家领导人举行特别峰会。同样在5月,他任命时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执行秘书亚伯拉罕为美国驻东盟大使,此前这一职位已空缺5年。亚伯拉罕9月正式上任。11月12日,拜登又宣布美国和东盟将双边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在美国和东盟宣布将双边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当天,印度也将该国与东盟的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据越通社等媒体报道,2022年被定为印度-东盟友谊之年。11月22日,印度国防部长辛格表示,东盟在“印太”地区的核心作用是印度“东向行动政策”的基石。他提出两项倡议,旨在扩大印度与东盟防务关系的广度和深度。

  除印度外,东盟近年来也吸引了韩国的目光。尹锡悦上台后,韩国确立“全球枢纽国家”的总体目标定位,并将东盟视为“印太”的核心地区,因此在经济、安保等多个领域加强与东盟战略对话。其实在文在寅政府时期,韩国已经开始加大与东盟国家的接触。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发文称,文在寅的“新南方政策”比他的其他旗舰外交政策都更有势头,而东盟就是“新南方政策”的重点关注对象。文在寅政府希望通过三大支柱,即人民(社会文化合作)、繁荣(经济合作)、和平(政治和安全合作),将韩国与东盟成员国在政治、经济等领域的关系,提升到韩国与中美日俄四国相同的水平。

  卡塔尔和阿联酋等中东国家也在关注东盟。今年8月,包括这两个国家在内的6国签署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TAC)协议书。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介绍,TAC是东盟创始国制定的一项和平条约,其中有相互尊重条约国的主权、领土完整和民族特性等基本原则。阿联酋一位高官表示,签署TAC协议书显示了阿联酋加强和推进与东盟国家经济关系的“渴望”。日本也想借助东盟实现其所谓“自由开放的印太”。2023年是日本与东盟建交50周年。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去年10月曾表示,希望明年在日本召开特别峰会,“使日本与东盟的关系登上新台阶”。

  成立55年,取得两大成功

  “东盟国际地位或地缘政治地位的提升是一种综合性体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唐奇芳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可以从中国与东盟的交往中窥一斑而知全豹。近年来,东盟在中国外交政策中的重要性不断增加,我们在与东盟关系的内容中使用了诸如“周边外交优先方向”等表述。中国是第一个加入TAC、第一个同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大国,也是第一个同东盟建立自由贸易区的主要经济体。30年来双方贸易规模扩大了85倍。2020年,双方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2022年前10个月,双方贸易总额已达7984亿美元,同比增长13.8%。截至今年7月底,中国和东盟累计双向投资额超过3400亿美元,已成为相互投资最活跃的合作伙伴。

  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副院长葛红亮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东盟成立于1967年,是在美苏对峙的大背景下诞生的。剑桥大学网站曾发文,将东盟成立的时代描述为“一个动荡年代”,同时强调当时的东南亚地区被看作“亚洲的巴尔干半岛”,“但(东盟)作为地区和平与合作的代表生存了下来”。

  《华尔街日报》东南亚分社社长曼达纳认为,在成立数十年后,东盟取得了两大成功,首先是自由贸易方面的成功。他表示,从1992年开始,东盟内部就有了自由贸易协定,然后又与该地区其他大国签订了诸多自贸协定,这促进了东南亚国家制造业生态系统的进一步完善。此外,东盟提供了一个对话论坛,通过东盟地区论坛以及东亚峰会等,为各国领导人提供了一个可以聚在一起讨论重要问题的机会。

  对于东盟取得这两大成功的原因,曼达纳将其归功于东盟的性质,称该组织是一个建立在共识基础上的团体,在每个问题上每个成员国都必须达成一致。剑桥大学的上述文章将东盟通过协商一致促进合作的方式称为“东盟方式”,认为这是该组织的优势所在,帮助东盟确立了和平合作与争端解决准则,进而让该组织“生存”下来并促进了各成员国的发展。

  “经济增长绿洲”

  如果说运行模式是东盟存续下来的重要原因,那么该组织成员国的经济发展成果和潜力,则成为各国不断高看东盟的推动因素。“我们说的是(经济)增长潜力。”在首届欧盟-东盟峰会上,荷兰首相吕特的表态可能印证了这一点。越通社称,渣打银行11月24日发布的《赢在东盟》报告,高度评价了东盟经济的增长前景。

  上述报告显示,2021年,东盟成为全球第三大外国直接投资(FDI)接收地区,吸收外资1740亿美元。在这其中,过半投资来自美国、欧盟和中国。《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今年1月的生效,更使81%的全球受访企业表示将在3到5年内增加在东盟的投资。渣打银行亚洲区首席执行官洪丕正表示,在全球经济增长不确定性上升的今天,东盟成为“经济增长绿洲”,区内生产总值预计将持续4%的年增长,到2030年预计达到4.5万亿美元。

  《环球时报》记者近期在印尼和泰国两国采访时发现,尽管世界尚未走出新冠肺炎疫情,但这两个国家的经济活动却已经恢复很多。记者抵达印尼巴厘岛时已是深夜,但到达机场的航班一趟接着一趟,入境旅客也络绎不绝,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泰国街头的商业活动也是一样。

  葛红亮表示,东盟经济发展态势良好的背后有两个重要因素:人口红利优势较为突出,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向该地区倾斜,而后者是更深层次的原因。有数据显示,东盟10个成员国共有6.6亿人口,其中61%的人年龄在35岁以下。以越南为例,该国目前的人口接近1亿,平均年龄为33岁,这不仅为越南经济的发展提供了适龄劳动力,还孕育了广阔的消费市场。

  其实除了西方国家外,中国近年来也在东盟国家大量投资建厂。从泰国首都曼谷往东南驱车两个小时,就能抵达金池工业园。这个占地4150亩的园区配套齐全,为入驻企业提供税收减免政策,就连自来水也由园区内的工厂提供。该工业园区吸引了不少中国企业落户,涉及行业包括新能源、电子等。

  除整体优势外,东盟不同成员国也拥有各自的“特长”。葛红亮介绍说,新加坡的数字经济产业发展不错,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和印尼拥有丰富的资源以及成熟的产业,越南的优势体现在产业布局上。不过唐奇芳表示,东南亚很多国家都面临产业配套跟不上的问题。亚洲开发银行的报告显示,中小微企业是东盟各国企业的主力军,然而各国在融资方面的繁琐要求限制了这些企业的发展。欧盟-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董事汉弗莱对新加坡《海峡时报》表示,东盟还应在减少非关税贸易壁垒方面多下功夫。

  地位上升也是地缘政治形势变化的产物

  东盟的发展壮大,和亚太地区的政治局势演变息息相关。葛红亮对《环球时报》说,上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之后,东盟的运作模式才明确了方向,而中美关系的改变是东盟确立方向的重要节点。克林顿政府对华采取“接触”与“遏制”的双重战略,东南亚也因此成为克林顿政府高度重视的区域。唐奇芳称,特朗普政府时期,中美博弈明显加剧,特朗普提出的所谓“印太战略”更是聚焦于两洋相接的位置,地理上就是马六甲海峡,就是东南亚,“东盟战略地位的提升是以中美博弈为代表的地缘政治形势变化的产物”。

  在国际变局之下,美国的“印太战略”也逐渐北约化。葛红亮称,在所谓“印太”地区的战略角逐中,美国赋予东盟“枢纽”的核心位置,拉拢意味明显。日本等美国盟友也追随华盛顿,纷纷提出各自的“印太战略”,而东盟成为各国竞相讨好以遏制中国的对象。

  不过,面对大国竞争加剧、局部冲突不断的复杂国际形势,东盟始终奉行独立自主、大国平衡的外交政策和战略。今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多次向东盟施压,要求后者加入谴责、制裁俄罗斯的阵营,但马来西亚、越南等国都明确表示不会切断与俄罗斯的经贸联系。华盛顿还要求印尼和泰国不邀请俄罗斯参加二十国集团峰会和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但遭到两国拒绝。此外,马来西亚、印尼等还对美国拉拢英国与澳大利亚组建“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表示关切,称其可能破坏区域和平稳定及安全。

  菲律宾“亚洲世纪”战略研究所副所长马林博格—乌伊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东盟成立55年来,虽然存在内部分歧,其一体化进程也不尽人意,但是在“东盟中心地位”和拒绝在大国竞争中选边站队这两个问题上的共识十分明确。正因为东盟始终坚持大国平衡的外交战略,才使得近年来各成员国在新一波全球供应链调整中受益,成为美西方和中国共同的投资热土,从而使整个东南亚地区经济受益。



上一篇:福建前11月外贸进出口达1.8万亿元 东盟为最大贸易伙伴
下一篇:新加坡经济复苏面临多项挑战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 All Right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801084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