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网站!
ENGLISH | 中文版
  首页 > 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 > 正文

中国—东盟+第三方的竞争与合作

发布时间:2017-06-09 14:18:02

撰稿许宁宁先生: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

我们在发展中国—东盟经贸合作的同时,应开阔视野,兼顾中国—东盟+第三方的经济竞争与合作。因为:

一是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各国经济合作不同程度的相互影响。欧盟、美国、日本是东盟前三大外资来源地,中国处于第四位。欧盟、美国、日本也是东盟有些国家第一大贸易顺差市场。

二是中国与东盟的经济合作,受到中国东盟外部的经济因素、非经济因素的影响。

三是在中国与东盟相互贸易中,有的主要贸易产品(如有的电子产品)是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在中国与东盟间电子产业内分工所致。

四是中国有些企业在东盟投资设厂,生产的产品主要销往东盟外国家,其中:有的企业是为了绕开发达国家对华产品设置的市场壁垒,有的企业是为了利用东盟与其他国家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有的企业是基于东盟劳动力成本低、有投资优惠政策、有生产原料。

五是中国东盟以外的第三方中的个别国家出于地缘政治目的和经济利益不愿意看到中国发展与东盟经贸合作,通过多种形式设障。

 

中国在发展与东盟经贸合作,需考虑东盟以外国家在东盟贸易投资情况

东盟经济共同体宣布建成后,一些域外国家进一步加强与东盟经贸合作。美国、日本、欧盟分别是东盟前三大投资来源地。其中,美国在东盟投资额是中国的三倍。


美国

东盟-美国伙伴关系于1977年正式建立,于2009年提升为增进伙伴关系,于2005年提升至战略伙伴关系。

2016年2月美国东盟领导人会议在美国加州安纳伯格庄园召开,峰会《联合声明》中提及美国将“援助东盟高水平的经济整合”。美国表示将推出“美国—东盟连接”计划,美国承诺将在新加坡、雅加达、曼谷设立三个商业中心,作为美国投资人赴东南亚经营的单一窗口(one-stop facility),肩负协调与营销的功能。

“美国—东盟连接”倡议共有四大支柱,分别为商务连接、能源连接、创新连接、政策连接,预计能促进东盟经济整合及改革、提升东盟竞争力,同时也能强化美国与东盟的联系。商务连接支持美国与东盟商务活动,能源连接协助东盟能源部门开发有效率且创新的技术,创新连接鼓励东盟新兴企业家发展,政策连接则协助东盟国家创造对贸易和投资更有利的环境。

2017年4月,在印尼雅加达举行的东盟-美国联合合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双方就过去的合作情况进行总结并提出下一阶段的合作方向。会上,双方对东盟-美国行动计划(2016-2020)以及2016年2月东盟-美国领导人特别峰会、2016年9月东盟-美国第四届峰会上所达成的协议和决定等的落实情况表示满意。东盟对美国为促进东盟共同体建设和地区互联互通所提供的支持与帮助给予积极评价。

值得一提的是,东盟-美国对接倡议已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新加坡、泰国曼谷等地成功开设各对接中心,为双方企业获得有关优先合作领域的信息和资源创造便利条件。会上,双方一致同意,将继续有效落实东盟-美国行动计划,同时加大协调配合力度应对新挑战,进而进一步推进双边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走向深入并取得实效。美方重申东盟-美国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性,同时承诺为东盟继续发挥东亚核心作用提供支持。

2017年4月,美国副总统访问了东盟秘书处并与东盟常驻代表委员会举行会晤。


日本

日本外相2016年5月中旬访东南亚四国时表示,日本将在完善基建方面积极支援东盟共同体,并扩大简化通关手续等软件方面的支援。

2016年8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作为新的外交方针提出了“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将太平洋和印度洋定位于“支配和平通道之海”,对加强海洋战略的中国进行牵制。

2017年4月,东盟国家经贸部长代表团在日本路演期间,拜会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并与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举行会谈。双方一致同意要按照“东盟—日本战略经济合作路线图”加强经贸合作,通过能力建设、商业配对、网络连通等途径支持新兴产业发展,促进东盟中小微型企业连接全球价值链;并建议适时举办“东盟—日本贸易展览会”,促进双方商品进出口贸易增长。

2017年5月,日本央行行长和财长在与东盟国家会议上提议,为促进合作和保障金融稳定,日本拟与东盟国家签署400亿美元的双边货币互换协议。日本财政部称,此举旨在为正在东盟拓展业务的日本企业提供便利,避免全球金融市场可能出现的不稳定因素。

日本出于与中国竞争东盟的目的,以“南海问题”为重要抓手之一,频频煽风点火。日本除了在东盟国家高铁建设项目上与中国竞争激烈外,在东盟市场日本产的汽车、摩托车、农机、工程机械、家电等产品较之中国产品具有较大优势。

日本政府要求日本驻东盟各国使馆、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对在东南亚的日企提供各项支持,全面打“团体战”。日本还通过提供经济援助、协助设计东盟有的国家某些经济领域的“软件”、为东盟有些国家培训人才、资助东盟有些国家的非政府组织和主流媒体、在东盟有的国家培植利益集团等形式“深耕细作”与东盟关系。

 

欧盟

目前欧盟是东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东盟是欧盟第三大贸易伙伴,仅次于美国和中国。2016年,欧盟与东盟贸易额达2080亿欧元。欧盟驻东盟大使2016年5月表示,希望欧盟与东盟的关系蓬勃发展、紧密相连。欧盟将继续大力推动同东盟在经贸、文化、旅游等所有领域的合作,为东盟落实发展目标将援助资金增加一倍,促进东盟欧盟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这位大使强调,东盟成功也是欧盟的成功。

2017年3月,欧盟和东盟决定将努力恢复双方自由贸易协定(FTA)的谈判计划。

 

俄罗斯

东盟—俄罗斯建立对话伙伴关系20周年纪念峰会2016年5月在俄罗斯索契市召开,通过了《20162020年提升东盟与俄罗斯合作全面行动计划》,推动了俄罗斯与东盟关系积极提升。俄罗斯出口中心(REC)预测,到2020年俄罗斯出口至东盟国家的市场份额将达到10%。目前俄罗斯在东盟国家的市场份额仅为1.5%。

 

韩国

2017年6月1日是韩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FTA)生效10周年。十年间,双方贸易额年均增幅近6%,东盟已成为韩国第二大贸易伙伴。2007年至2016年,韩国和东盟贸易规模年均增幅达5.7%,比韩国贸易总额年均增幅(2.4%)高出3.3个百分点。韩国对东盟出口年均增幅达7.5%,比韩国出口总额增幅(3.3%)高出一倍多。韩国自东盟进口年均增幅为3.3%,比韩国进口总额增幅(1.4%)高出1.9个百分点。自FTA生效后,韩国对东盟的贸易收支顺差规模不断扩大,年均增长20.5%,2016年达到302亿美元。尤其是,得益于经济和人员往来规模扩大,双方服务贸易十分活跃,年均增长6.6%。

东盟经济共同体发展,除了东盟十国自身需要共同努力外,东盟还特别需要外部尤其是东盟对话伙伴国的支持。为此,东盟实施多方位外交政策。

中国在与东盟开展经济合作的同时,应考虑到一些域外国家进一步加强与东盟经贸合作的情况,研究中国东盟有关域外主要国家三者之间经济合作的相关性、竞争性、互补性,争取强化互补性,减少中国东盟经济合作阻力,可以积极探讨中国东盟有关域外主要国家之间产业链价值的提升;应该让一些域外有关国家感受到,中国加强与东盟的经济合作有利于东盟经济稳定和增长,而后者则也有利于相关国家企业在东盟的投资获利。在中国与域外有关国家政治互信度不高的情况下,可先开展双方有关商(协)会之间的交流和合作。

在东盟地区,对于以地缘政治为目的刻意打压中国的外部国家,中国则有充分的信心,继续坚持增进与东盟睦邻友好的外交方针政策,坚持深化与东盟携手发展、互利共赢的经贸合作,积极而有效行动,不断夯实与东盟及其成员国的战略伙伴关系。

 

共同推动RCEP建成

在美国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关注度迅速升温。

2012年11月召开的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上,东盟十国与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的领导人共同发布了《启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的联合声明》,正式启动这一覆盖16个国家的自贸区建设进程,这标志着东亚地区自贸区建设进一步扩大。

RCEP谈判是目前全球经济最具活力、涵盖人口最多、地域最广、成员最多元的区域自贸谈判。RCEP成员国人口约占全球人口的50%,国内生产总值、贸易额和吸引外资额接近全球1/32016年9月,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各方发表《RCEP领导人联合声明》,要求谈判团队加紧工作,尽快结束谈判。

建成RCEP,需要东盟建好东盟经济共同体,推动其自身的经济一体化进程,以更大范围的市场开放中获得新发展。

建成RCEP,需要加强RCEP成员国间的政治互信。各国间签署自贸协定始终离不开相互间的经济合作和政治关系。不彰的政治关系必将制约相互间开放市场。与此同时,RCEP建设有利于成员国间增加互信。

建成RCEP,需要制定合适的RCEP规则和进程,攻克难点。在5个“10+1”FTA基础上进行自贸协定的整合,难点在于RCEP中没有建FTA国家的相互开放市场。

建成RCEP,需要同时进一步完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目前需要做好升级建设。

建成RCEP,需要争取RCEP外部有关国家的支持,减少阻力。应让没有参与RCEP的国家感受到,RCEP的建成不仅有利于RCEP内各国的经济增长,而且有利于世界经济的增长。

我们应该意识到,要建成RCEP并非易事,需要各成员国共同的战略大局意识,需要合作决心和积极行动,需要共同努力来实现共赢。

目前在RCEP谈判中,日本希望缔结类似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高端贸易投资规则,菲律宾等国则希望2017年内达成基本协议,将规则讨论推迟至2018年以后,双方存在对立。

2017年5月,《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部长级会议在越南河内举行。东盟10国、中国、澳大利亚、印度、日本、韩国、新西兰等16方经贸部长出席会议。中国商务部部长在发言中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提出了“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强调要推动构建公正、合理、透明的国际经贸投资规则体系,推动自由贸易区建设,携手构建广泛的利益共同体。RCEP致力于达成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互惠的自贸协定,与丝路精神高度契合。

为加速RCEP谈判进程,中国商务部部长代表中方提出了三点建议:

一是支持东盟主导,努力扩大共识。中方将一如既往坚定支持东盟核心领导地位。作为RCEP的坚定支持者和推动者,中方愿尽最大努力,与各方共同加速推进各领域谈判。中方已于近期提交了具商业意义的货物、服务和投资改进出价。

二是把握机会窗口,尽早结束谈判。2017年恰逢东盟成立50周年,东盟提出在2017年内实质性结束谈判的建议。各方应把握机遇,力争在货物、服务、投资三大市场准入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努力实现各国领导人指示的迅速结束谈判的目标。

三是兼顾各方诉求,务实推进谈判。RCEP成员在政治体制、发展阶段、经济体量、开放水平等方面差异巨大,各方应展现更大的包容性和灵活度,共克核心难题,努力达成一个体现各方特性、实现互利共赢的自贸协定。

2017年5月《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部长级会议发布了联合媒体声明,全文如下:

  来自RCEP 16个成员国的经贸部长于2017年5月21-22日在越南河内出席第3次部长级会间会。与会部长对谈判形势进行总结评估,包括第18轮谈判结束以来各方所面临的挑战。第18轮谈判于5月2-12日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与会部长重申,将按照《RCEP谈判指导原则与目标》的要求,实现领导人关于迅速结束RCEP谈判的目标。

与会部长认识到,尽管全球经济存在持续的复苏迹象,但政策不确定性风险犹存,贸易保护主义情绪仍在增长。考虑到现代、全面、高质量、互惠的RCEP协定一旦达成,将促进创新包容增长,推动经济就业发展,成为地区开放的灯塔,惠及各方。与会部长再次强调尽早成功结束RCEP谈判的紧迫性。RCEP的市场准入承诺、规则和合作内容将深化区域经济融合,促进供应链发展。

与会部长注意到,实质性结束RCEP谈判已被确定为东盟成立50周年的重要成果,谈判必须有重大进展,方可实现这一目标。与会部长承诺,齐心协力共同完成这一重要成果。与会部长强调谈判已进入关键时刻,注意到仍有很多具有挑战性的议题亟待解决。与会部长强调,各成员国应加倍努力,化政治承诺为实际行动,推动谈判顺利结束。与会部长督促各成员国以积极、富有建设性的态度继续参加谈判。

与会部长注意到各领域取得的进展,欢迎截止目前已有经济技术合作和中小企业2个章节结束谈判,同时还有一些章节也即将结束谈判。同时,与会部长注意到RCEP纳入现代贸易便利化规则的重要性以及各领域案文谈判取得的进展。

与会部长对致力于下一阶段的货物、服务和投资市场准入谈判取得的重大进展表示欢迎,并注意到需要更多的工作来改进已提交的出价。与会部长认识到,共同努力应对发展水平不同,取得具有商业价值的互惠成果对各成员国至关重要。与会部长再次强调必须在货物、服务、投资等各领域间实现平衡。

与会部长呼吁各成员国加倍努力,解决遗留问题。与会部长进一步强调必须在余下各轮谈判中取得积极进展。

与会部长赞赏包括工商界代表和社会各界在内的利益相关方的不断努力,理解RCEP协定能否成功达成取决于它为各方带来的实际利益。


上一篇:在一带一路中如何获得新发展?
下一篇: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抢抓商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14002328号 站长统计